3344666手机版|太平间的“嘀嗒”声

3344666手机版,惊天谍案

解放了的天空

1950年的3月,北平天气,春光明媚,但胡同里的背阴处,沟沟洼洼处仍存集有没融化掉的残雪。胡同里电线像蜘蛛丝网一样笼罩着的老北京四合院,烟囱冒出的青烟烟尘落在残雪上面,显得有些脏乱。

解放了的人们,沉浸在祥和而热烈的气氛中,男女老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大街小巷青年男女扭着秧歌,唱着:“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的歌曲。上小学的少先队员唱着《中国少年儿童队队歌》:“准备好了么?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嘀嘀嗒嘀嗒嘀嘀嗒嘀嗒。……帝国主义者,地主和军阀,我们的精神使他们害怕,……”

大街上执勤警察向来往的人群致意。

协和医院太平间的声音

从临近协和医院的东单三条胡同,传出与莺歌燕舞气氛不协调的声音:协和医院闹鬼了。

协和医院太平间,夜深人静时常有野猫嚎叫,有“嘀嘀嗒嗒”的声音还伴随着磷光(蓝色火光)。

东单三条一位患精神病的妇女半夜起床裸跑,被撰传为协和医院太平间的死者阴魂不散,死魂浮在了这位妇女身上,她疯了。

闹鬼弄得街道阴森森的,早起起来上学的学生绕道走,夜幕下来,周围半条街人不敢出门。

孩子们早晚上下去也绕道走。

美国武官包雷特离华前布 “潜伏”网

1948年3月18日北京堪舆胡同17号院安东尼住宅,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的是美国驻华武官,上校包雷特。

包雷特公开身份是美国政府驻华使馆的武官,实为美国重要间谍。

安东尼一见包雷特如见久别的亲人,身为战败国法西斯党徒,面前是战胜国上校武官,实在让安东尼诚惶诚恐,紧紧握住包雷特的手,连说:“感激救命之恩!”

北京饭店,包雷特请安东尼共进晚餐。谈世界局势,谈扶蒋反共的失败。

包雷特说:“美国政府为什么喜欢腐败无能的蒋介石而不喜欢毛泽东?这主要是意识形态的不同,毛泽东跟随苏联,要实现共产主义。这是美国政府绝对不能接受的。”

安东尼,55岁,意大利籍,1896年出生于中国,1906年回到意大利,1916年毕业于意大利卡萨塔皇家航空学院,1919年再次来到中国。安东尼公开身份是天津“詹姆斯沃尔特父子公司”北京代理人。

安东尼抗战时供给日本人军火和给日提供情报。抗战胜利后曾以给日本人提供军火,将此做为战犯,1946被北平警备司令部逮捕,将他做为战犯,押送第十一战区军事法厅受审。1947年5月,由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包雷特出面给蒋情报局毛人凤做工作,以“被告在中日事件之后,未曾供给日本军火”将此无罪释放。

不甘心受冷落的安东尼见到了救命恩人和知已,感激涕零:“我是一贯反共的,今天苏联是共产国际的领导者,中共是他的同盟,而美国是反共反苏的,我甘愿为美国服务!”

包雷特将安东尼发展成为美国特务,任务待下达。

包雷特与安东尼临别。安东尼毫不掩饰地说他那里还藏有一门stokes式迫击炮,还有几十枚炮弹等武器弹药,说:“我计划将来会有机会使用。”

包雷特极力仰制住激动,拍拍安东尼:“好好密藏,将有大用!”“放心,我插开存放!”

台湾蒋保密局毛人凤办公室

中央情报局驻东南亚情报站包雷特向毛人凤发出邀请,要共同承担一项特殊使命:利用国庆天安门庆典机会杀红色一号。

毛人凤双背着手,在办公室来回踱步,一个踉跄,差得摔倒。

女秘书上前扶助他:“老板,你转得,我看着都眼晕了,您……”“昨晚没睡好!”

“老头子又责怪了?”

毛人凤知道秘书说的是去年十二月趁红色一号访苏施行暗杀未成功的事。

“机会又来了!”毛人凤说着,看着秘书的表情。

“好啊!还是红色一号?”

毛人凤拿出来自香港包雷特发来的电报:“十月佳日,老家(北平)大院(天安门广场)有场戏,希望您参与,给您安排主席台(以你为主)。可否?请复。

毛人凤说,“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但成功率?”

秘书思索,说:“老板,我看可以作,但不能再当主角(杀手),成功了老家全民讨之,不成功又在老头子那里丢人显眼。我看这次,让他们冲在前面,我们配合支持。”

毛人凤略微思索了一下:“回电,可以配合行动。”

包雷特再电告毛人凤,“配角可以。”并告毛人凤:“执行此项任务的负责人你我熟悉的朋友安东尼”。

“好!”毛人凤习惯地轻轻鼓鼓掌,跟秘书说:“报告老头子!”

离奇命案

家住北京大栅栏一位住在协和医院做外伤手尤的小伙子突然死亡。小伙子是河北人,在北京琉璃厂做古玩生意。他的媳妇原在八大胡同营生,解放后禁娼,嫁给经营古玩的他,

小伙子死的有些蹊跷。一天,小伙子外出买货,傍晚回家,在古玩店门口,埋伏两个人,上去捅了一刀,抢货逃走。

小伙子的媳妇与外科护士长顾晓筠长认识。被顾晓筠介绍在住协和医院做手术,并在护士长顾晓筠的建议下,她请了已调离外科到太平间当美容师的马景新做主刀手。手术是做了,但没过几天,小伙子居然死了。

马景新和顾晓筠把小伙子的妻子,这个漂亮少妇介绍给一位由香港来京的,很帅气又与死者年龄、模样都相仿的人。说为了让她少伤心,说服漂亮少妇不报丧,让香港人改成死者的名子,也解决了香港来人落下北平户口问题,这个香港人叫林森鸣。

林森鸣是包雷特派往北京的联络员。

马景新、顾晓筠知道,这个曾在八大胡同营生的女人,很低调从不给外界接触。林森鸣就这样在包雷特策划下悄无声息地在大栅栏古玩商家小伙子家里潜伏了下来,还有漂亮女人陪伴。

外科医生屈尊太平间看护

马景新,本不是从事看尸房的工作,他毕业于意大利皇家医学院,是医术精湛的外科医生。

事情还得从那天晚上说起:

协和医院夜深人静,显得阴森。

外科值班护士小胡睡梦中被撕打声惊醒。护士长办公室突然传出低闷的呼救声。

小胡应声推开门,是外科值班护士长顾晓筠在护士长办公室喊“救命”

马景新在捂她的嘴,顾晓筠裤子被扯开的样子,露出紫红色内裤,在“喔喔”的哭着给小胡诉说,马景新强奸她。

第二天,在小胡的陪伴下顾晓筠向医院方做了汇报,医务部做出两条决定:一是,要绝对保密;二是,将马景新调换工作岗位。马景新才屈尊由外科医生改行负责太平间和给死人整形。

外科护士小胡发现两个怪现象,一是,马景新仍跟护士长顾晓筠仍有来往。她观察,顾晓筠并不记恨马景新。二是,马景新对外科手术切下的病灶肉和病理后的残余东西很有兴趣。

又是顾晓筠和小胡值夜班。

小胡说:“护长长呀,我是把马大夫给得罪了,我发现你俩还一如往常,马大夫可记恨我了,他不理我,坏人都让我当了。”

小胡红着脸说:“护士长,你别说了,什么男人正常反应?我对男士可得小心点了。”

顾晓筠说: “这正常反应不只男人有,咱女人也有。你没有过少女怀春?那只是想象,你真有了第一次,你也就会有正常反应。”

小胡感觉,顾晓筠今晚像吃了什么药,“反应”的很强烈,很亢奋。像听奶奶说的她家的猫在二、八月发情那样。如果她小胡是个男的,顾晓筠这会儿会脱掉裤子的。

小胡故意显得对此话题有兴趣起来,问:“那你男的不是也不在你身旁吗?”顾晓筠:“哎!我啥没见过,中国人的,日本人的,欧洲人的……。”

“护士长,你快别说了。”小胡捂自己耳朵。

小胡想,顺口,应是讲,日本人、美国人,为什么她说欧洲人?”

对第二个问题,顾晓筠说:“那个学究!听说他在做试验,让动物吃人的病灶,看会否得同样病。”

小胡将这些与太平间“闹鬼”联在一起:“这里是否存有阴谋?”

小胡叫胡逢春,长春人,解放长春时跟随父亲、哥哥一起支前,因表现突出,火线入党,后入伍,当野战医院卫生员。随东北野战军参加平津战役后留京,到协和医院工作,历史简历是投诚国军野战医院护士。公开身份是协和医院外科护士,实为我公安潜伏人员。

顾晓筠原名翠莲,幼年被卖到八大胡同营生。她进去不久,患了梅毒,高烧昏迷不醒。老鸨要将她拉到前门外的荒郊埋掉。在拉她的平板车上,路上冷风一吹,翠莲苏醒过来。她苦苦哀求拉平板车的人:“我还没死”“大哥,救救我,我才十四岁呀……”。拉平板车的人发了善心,将翠莲拉到了罗马大主教教皇派往中国的“梵蒂冈外交使团”内使(教皇特使)塔西索那里,塔西索用番尼西林(青霉素)治好了翠莲的病。翠莲称塔西索为义父,改名顾晓筠,被义父塔西索安排在协和医院潜伏做为马景新助手。

塔西索,1947年11月经安东尼奥介绍认识了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武官包雷特,之后效命于安东尼成为美国政府特工。他还替安东尼藏匿武器、弹药和情报。北平解放以后,塔西索搜集了有关中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情报并通过安东尼提供给包雷特。

北京市公安局根据情报做出:“监视”指令。果真太平间有发报装置。紧接着又做出:“不清、不除,不惊动”指令。

太平间野猫嚎叫

马景新,四十余岁,富态的身躯,见人便笑,给人谦和的感觉,他管理太平间并承担死人的化装美容工作。

协和医院太平间常有老鼠出入,引来一群野猫。马景新发现猫也有组织,有一只十岁左右的老母猫是首领,也可能别的猫是首领的子孙。马景新把猫训练的津津有条,当然是用猫爱吃的食物做为诱饵,马景新与猫接触多了,他研究猫的语言,他发现猫有哭有笑、有发情叫异性等不同声音。他模仿猫叫逼真急了,他一声猫叫是呼猫首领,二声猫叫是呼群猫,三声猫叫,是让猫打闹……

马景新是培养野猫对死人肉产生兴趣,聚集一群野猫,发报时逗猫嚎叫,一来制造恐怖,二来来隐蔽发报。平时,把电台置于在放死尸的抽屉或置于死尸肚子里。

马景新推开太平间的门。太平间野猫乱窜,一股阴气袭来,他走到停尸柜前,一个个把停尸柜拉出来,又关上。一只野猫叫着从门外进来,从死人的脸上窜过。

天安门广场散步者

晨曦下的天安门广场,晨练的人们相继出来锻炼身体。

从前边大街出来到天安门广扬。下班后的傍晚,一位经常散步的中年人,在天安门广场径走直线,走到金水桥边,仰视天安门城楼。是观看毛主席画像,是崇拜领袖?还是位画家?这个人叫山口隆一。

一天傍晚,在天安门广场散步的山口隆一,在低头想着心事时,突然撞上一位散步看书的女士。山口忙点头下腰,连声说了几个“对不起。”被撞的女士正要弯腰捡起被撞掉在地上的外语书,山口隆一却抢先一步帮女士捡起,并送还给女士,书中一张记有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硬纸片掉落在地上,山口隆一又赶紧帮忙拾起。当他捡起时,他那受过训练的眼睛很快扫视了一遍上面的地址和电话号码63888。山口隆一像是有些抑制不住兴奋,他知道这个住址和电话号码的身份。

山口隆一抬头看,这位女士约二十多岁,戴幅白塑料眼睛,俏俊、身材修长,浓眉大眼,带着典型的东方大家闺秀气质,文化女性的文雅与贤惠集她于一身。女士笑笑,连说,“没关系。”山口楞住了,“女士,你很面熟,我……”“不会吧?”女士笑笑,也停住了脚步,扭头回望山口隆一,山口隆一跟了上来。

山口隆一个头不高,很墩实的样子,留中分头,头梳理的很光,像是上过油或营养过剩,眼睛不大但很亮。

“那能不能认识一下?”男士掏出名片,递给女士。“啊!《中国指南》,我在国外就爱看这本杂志呢!”女士带着崇拜的样子,“太荣幸认识你山口先生。”“你在国外?”男子好像对面前的女士更加有兴趣。女士笑笑不说是否。山口隆一给女士留了电话。女士说,她叫张蓉,也留了电话给山口隆一。

侦察科长曹纯一和侦察员阳光,他们那犀利的目光,把眼前的山口隆一和女士收进眼里。

山口隆一是包雷特给安东尼配的助手。日本籍,居住于北京堪舆胡同16号,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历史系,1938年来到中国,日本和美国政府特工。他同时持有蒋情报机构发的特工证件。公开身份北京法文书局《中国指南》的编辑。

失踪香港大家闺秀叫张蓉

几位战友喝酒,醉意间,阳光将在天安们看到的张蓉“勾搭”山口隆一的情况,告诉了他在部队时的营首长,现任公安局刑侦科长魏立安。

过了几天, 魏立安告诉阳光:“香港失踪的知名人士的千金小姐就是张蓉。”

魏立安认定山口隆一和女士的“怪异和凑巧”是在“接头。”与山口隆一“狼狈为奸”的女人就是在港突然失踪女子,可能与美国黑手党有关。指示阳光:“死跟(踪)!”作为老战友,并直接单线跟他汇报。

魏立安是毛人凤发展的,潜伏我公安部门的蒋匪特工。这次任务是“配合形动,万不得己,隐藏不露。”直接与他毛人凤、包雷特联系。

山口隆一与张蓉景山公园约会

山口隆一拨通了张蓉家的电活。

接电话的佣人喊:“先生,电话是找小姐,”接着,一老者喊:“张蓉,找你的电活。”

张蓉接电话,拿捏了一会儿,欣然答应:“景山见。”

张蓉换好衣服,更加妩媚。

山口隆一踌躇满志地在景山公园的小路上徘徊。

张蓉天真的跑来。

他们坐在景山公园假山半坡一个石阶上相距约四十公分距离。

“你还没结过婚?”山口隆一问。张蓉说:“连男朋友还没处过。”

张蓉涨红着脸,“希望你能尊重和理解我,不能侵犯我。”张蓉说着,看看他们之间的空地,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条线,严肃地说,“不能越过‘三.八线’啊。”

神秘汇款

张蓉到杂志社上班了。她把写好的一篇稿子交给山口隆一,山口隆一看着张蓉写的《圆明园悲歌》,漫不经心的给张蓉说:“写散文,最好从自己身边熟悉的事开始。过几天不就是国庆大典,你要和你父亲登天安门参观阅兵典礼。你现在就注意你父亲的准备,从这些表现来体现他老人家激动的心情,并把自己真实的感受也写在其中,肯定能写出一篇好文章出来。”

张蓉欣然答应。

正当他们说着,楼下门卫喊山口隆一,有他的汇款,并把汇款单送到山口隆一手上(从香港寄来的特务经费)。

张蓉看到从香港汇来的大额汇款单问山口隆一:“家里寄来的?还是……(意思是否女人寄来的)。”

山口隆一随口说:“是稿酬,”

张蓉又问,“好像按月份寄的呀?”

“是杂志社一个月一结帐。”

山口隆一把话岔开,说:“以后你写出稿件,我也可以推荐到境外一些杂志刊物上登载,如会有可观的收入。”

张蓉表现出对山口隆一的提议十分感兴趣,表示愿意尽快写出一篇文章来。

根据情报,市局在开案情分析会。

曹纯一说,山口隆一收到的不是稿费。当特务,就得领取活动经费。美蒋特务机关不可能直接给他们送钱,就要通过香港等渠道给他们汇钱。

“对!查汇!”

我香港光大华行收到: “查水源(查寄给山口隆一隆一稿费的单位和地址)”的指示

光大华行回电:“水”寄出地址是,香港九龙深水步区姓同乡会。并咐有香港寄给山口隆一的汇单存根照片。

香港九龙深水步区姓同乡会是九龙特务活动据点。

张蓉突闯山口隆一家

一天张蓉在天安门广场散步完,突然到堪舆胡同16号敲山口隆一门,进了山口隆一家。

张蓉在山口住所。住所窗户正对天安门城楼。她站在书架前看书架上摆满外文书,有本大学一年级课本《基础数学》,看出来是张蓉来前,山口刚收拾桌上的东西时刚摆上书架的。这本书与别的大部头的外文书摆在一起很不协调。

张蓉看了几本外文书后,取下数学课本,书里夹有一张纸,翻少开,是讲二次函数抛物线的一节,夹着的纸上,画有天安门图,炭笔画,抛物线的落点正击天安门城楼。画者像出于老手之笔。

张蓉好奇的:“山口先生你在补习数学?”

山口隆一有些紧张:“不,不,是邻居家孩子让我给他补习功课。”,“哎”张蓉扑哧一笑,“你这个日本帝国大学的高才生,讲抛物线还用备课?”“哎,我在帝国大学是学历史的呀!”“那让我给他讲好了!”

敲门声,山口隆一赶紧把数学课本塞进抽屉。

“是你辅导的学生来找你吧?”

“嘘”山口隆一示意张蓉不要说话。

进来的是安东尼。

安东尼直愣愣打量着张蓉。

张蓉显得不自在的样子说:“先生,你有客人,我告辞了。”

没等张蓉下楼,安东尼上来扇了山口隆一一个大耳光,“蠢猪!”安东尼奥气得直喘粗气,嘟囔着:“蠢猪!”“贪色的蠢猪!”

“我也是在工作,她是知名的共产党邀请的所谓民主人士的家属。” 山口隆一在争辩。

下达任务

情报:包雷特委托香港一位叫程菲的女人今日回京要与安东尼接头。

程菲是从香港回京来探亲。

程菲,丈夫是美国人。丈夫在香港开银行,解放前在北平时与包雷特有过交往。

经我方做工作程菲愿根据我方指示去做。

1950年9月26日北京东城堪舆胡同17号院安东尼住宅门口:一位打扮超时的女人与安东尼接头,暗号是半张名片。安东尼拿到半张名片和听到包雷特让这个女人捎的话。明白是包雷特将向他们下达具体的行动命令

安东尼让林森鸣协和医院与马景新接头。马上密电与包雷特方面联系。

9月26日21时太平间又传出野猫叫声,并伴着“嘀嘀嗒嗒”的声音。发出的电文:“山口隆一为clc所购灭火机定于十月一日发货。一切按既定计划进行。”

包雷特全国解放后仍留在美国战略服务处在北京的办事机构新闻处做情况工作。1950年7月,公安部召开首次反特侦察会议,提出了侦察工作重点是打击美帝国主义间谍。会后不久,包雷特被召调回国。经过一番策划,两个月后,1950年9月包雷特飞抵香港,包雷特此时身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驻东南亚负责人。

将计就计内鬼露马脚

阳光那天假装喝醉酒,将遇到张蓉与山口隆一天安门散步的情形告魏立安,魏立安紧张神色和以老首长关系对他的指示和要求,如实报了曹纯一。曹纯一说:“魏立安狗急跳墙了。”

曹纯一将魏立安案情进展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并建议在“行动”之前铲除这个内鬼,上级同意了他的意见。

根据程菲与安东尼接头的情报,阳光按曹纯一布置,将此情报告诉魏立安,把超时打扮的香港女人程菲说成是香港来的张蓉在给敌特送情报。

在程菲送情报给安东尼后,从前门堪舆胡同出来回东单家中,路过天安门时,被魏立安和阳光跟踪,程菲在她东单家门口被魏立安擒获。

“你是香港派来的特务张蓉,我们早注意你了,你被逮捕了!”魏立安厉声厉色。“先生,你搞错了,我不是张蓉,我叫程菲,我也不是特务,我今天刚到……”

“你不要玷污张蓉同志的名子”曹纯一面对程菲说。

“这怎么回事?”魏立安惶恐不安的神色。

曹纯一掏出了市局的拘捕证,“魏立安科长,你被隔离审查了!”命令阳光:“将你这位老首长带走!”

密电被截获

安东尼、山口隆一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北发往这些密电都被公安机关及时截获,并成功破译。

clc是一个间谍组织。并没有消防器材方面的业务,为何要购买消防器材?而且选在北京。其次,山口隆一《中国指南》编辑,并不是商人,为何要为clc总部购置灭火器?

市公安局办公室里,在紧张地开案情分析会,公安部派侦察处李处长主持。与会人员个个一脸严肃。

会上,大家都感到“发货”中隐藏着一个大阴谋。发什么“货”?

侦察科曹纯一科长想,山口隆一到天安门散步是否阴暗藏着一个大阴谋?是在丈量他住处距天安门城楼的距离,又想到抛物线,天安门画……

如果把发的“货”与天安门、抛物线联系起来……  

曹纯一猛地站起来:“天安门处在危险之中。今天是9月27日,再过4天,就是国庆一周年的日子,届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将登上天安门城楼,与民众共同欢庆这个盛大的节日……这个日子也正是密电中说的那个“发货”的日子。”

“我这就去向中央请示!” 李处长急促地提起包:“曹科长,你跟我去!”走出门,“司机!司机!开车!”

车直奔中南海。

中央首长指示:

“这是要炮轰天安门,杀害中央领导同志,”

“镇压这个反革命!”

“迅速破案!把阴谋消灭在国庆节之前 !”

紧急出击

1950年9月26日前门楼大钟指针指向凌晨十二时整。

公安部长罗瑞卿发出命令:紧急出击,目标堪舆胡同16号、17号,协和医院太平间。

警车驶出,警灯划破漆黑的夜晚,警鸣声响彻在寂静的星夜上空,全副武装的整排整排公安战土,英姿焕发,威风凛凛,向着目标方向进发!

一场惊心动魄美蒋特务与我公安人员较量即将正面展开……

这些妄图颠覆新中国政权的犯罪分子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原载小说集《赝品》《惊天谍案》作者 王金昌 有删节)

……

上一篇: 金力永磁今日换手近70% 近三个交易日炒作主力为游资

下一篇: 中国国旅签约上海机场免税店 免税业务版图扩张